更多>微博评论
更多>代表药品
当前位置: 络病首页 > 第十届 > 主论坛 >

络病理论研究三千年到三十年

   张伯礼:大家辛苦了,我们下面的报告是请吴以岭院士来作报告。吴以岭院士是河北中西医结合研究院院长、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副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络病分会主任委员,吴以岭院士报告的题目是络病研究回顾与展望,从三千年到三十年,大家欢迎!


  吴以岭:尊敬的各位院士、各位专家、各位老师、各位领导上午好。前面几位院士的报告使我受益良多,今年是络病分会的第十年,所以我们想对络病的研究作一个回顾和展望,三千年与三十年。

  络病研究三千年,络病这个概念实际上基本上是来自于临床的一个概念,古人讲久病入络,把临床那些病程比较长,痛苦反复发作,难以治疗的疾病归于络病,从古代文献记载包括了像胸痹、中风、癥积、消渴、痹症等,涵盖了心脑血管病、肿瘤、糖尿病一些重大疾病,新病入络,常见于外感温热病引起来的重症,包括了现在的传染病、感染性疾病,络病在中国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大家看,早在甲骨文已经有“脉”字,这个“脉”字是人体当中的河流,像血液的循环。公元前500年,《足臂十一脉灸经》、《阴阳十一脉灸经》首次提出了经脉的概念。到了《黄帝内经》就提出了经脉、经络、血脉、络脉、络病,应当说是为络病理论奠定了基础。东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创立了通络治疗的一系列有效的方药,而且提出了脉络的概念。清代叶天士提出了久病入络,久痛入络,丰富发展了络病的治疗方药,但总的看来,络病没有形成一个系统的理论,正像清代这两个医家所讲,清代的名医喻嘉言讲,“十二经脉前贤论之详矣,而络脉则未之及亦缺典也”。另外一个医家叶天士讲,“遍阅医药,未尝说及络病”,“医不知络脉治法,所谓愈究愈穷矣”。这两个医家讲的络病对于临床非常重要,但是也谈到了没有发展起来的这样一个现状。1979年我在南京中医药大学上研究生期间,当看到这两段话的时候,我想大概就是我这一生的研究方向。络病当代的研究基本上是30年的历史,大家主要是做了系统构建络病理论体系,指导临床提高疗效,创新药物加强学科学会建设和人才培养,80年代到2000年基本上国内的专家是做文献整理、临床研究,2004年形成络病证治,从而学科、学会建立,都是基于络病证治,最后形成脉络学说,这30年的研究体现了几个特点:

  一、它是中医整体思维和现代微观分析科学技术相结合的一种研究模式。临床研究由心脑血管病,向内分泌、肿瘤、呼吸等多系统疾病延伸,络病理论研究由络病证治发展到脉络学科的构建,络病证治主要是解决了古人所讲的这一类络病的临床辨证论治方法和用药规律。脉络学说则是建立起一个(指导血管病变的理论)。大家知道有一个经络学说,实际上最为难得的是经脉理论,经的分支是经络,经络以行经气,主要研究调控机制,脉的分支是脉络,中医叫血脉,是搞血液运行的,它是指导血管病变的理论。用络病理论指导临床,我在1992年创了几个人的小门诊,现在是一个中医的三甲医院,有床位一千张,是河北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承担着本科生的教学、实习、研究生的培养。医院的心血管科是卫生部的中医临床重点专科,心血管科应用络病理论阐发心血管重大疾病的中医病机、干预策略、有效组方。涉及到三个病种,缺血性心血管病、心律失常和心力衰竭,分别研究了三个处方,通心络、参松养心、芪苈强心,这些药物都是在临床应用了15到20年以后才转化成新药,所以中医的理论和组方研究一定要有一个很长时期的研究。要用络病理论指导新药研发,现在已经批了的新药是十个,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待批的药物是八个,院内制剂上百个,我看大概100个临床制剂当中最后有30个可以转换成新药。促进中医络病学科的发展,由于国内专家的共同努力,中医络病学成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重点学科和优势学科,建立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络病重点研究室、河北省络病重点实验室,通过了GLP认证,《络病学》作为教材在全国40多家高校开课,促进中医络病学会的建设,成立了中华中医药学会世界中医药联合会和中国中西医结合协会三个学会的相关的络病专业委员会,建立了24个省的省级络病专业委员会和部分地市级的络病专业委员会。

  建设络病研究的专家队伍,我们这十年来,我们开展在校教育、继续教育,包括本科生、研究生和临床医生,接受过络病学教育的超过十万人,通过三大学会和各省的络病专委会,建立了包括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的络病研究专家队伍,我们统计一下,假如这些学会的临床医生和专家超过了五千人,那么参加学会的外国专家有近百人,通过承担国家973、863重大专项、国际科技合作、自然科学基金等重大科技项目,建立起一个高水平的络病研究的专家团队,那么受到这些研究的影响大家看到络病研究的相关论文在逐年增多,我们看,在80年代第一个五年,络病研究论文不到一千篇,从90年代明显在增加,到最近这五年是12000多篇,可见络病学的研究成为国内学术研究的一个热点,发表的论文也在明显增加,取得了一批重大科技成果。到目前为止,已经取得了四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30年的络病研究有经验、成功,也有教训和借鉴,究竟现在高科技条件下中医药自身如何去发展?我们一直在思考和探索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的实践证实,一定要保持中医的整体思维优势,要加强基础理论研究,尤其注重理论原创,理论研究一定要提高临床疗效,临床经验要转化成创新中药,对所有的创新药物要做随机、双盲、多中心的临床循证研究,最终络病研究不光造福国内人民,还要走向世界,造福全人类。所以基于这种思维,在1992年我们刚刚创办的时候,我们就创立了一个理论、临床、新药、教学、产业一体化的发展模式,被当时国家科委有关负责人和河北省领导肯定,《河北日报》当时还专门发了一个社评叫中药研发的一个模式的创举。要坚持中药整体系统原创思维优势,什么是中药的原创思维优势?我们看到《易经》的一段话很有感慨,《易经》讲形而上者谓之道,大道无形。道的研究是哲学层面的研究,中医所讲的气、阴阳、五行都是古代哲学的概念,把它应用到中医学当中来。形而下者谓之器,器的研究属于自然科学,古人格物致知、古代医学的解剖学等等,临床实践都属于自然科学,所以当科学这个词刚翻到中国来的时候叫格致学。化而裁之谓之变,要解决方法路径,推而行之谓之通,要推广应用,最后研究成果,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当你的研究成果造福天下老百姓的时候才能叫作事业。我想我们现在好多研究达不到古人这种境界,二十一世纪,生命科学正面临着一个由还原论向整体论的回归,前一个叫西风东渐,现在可以说叫东风西渐,在我承担的两个国家973项目中,如何把这种系统思维来指导我们的实验研究。我们从气、阴阳五行当中概括出承、制、调、平四个字。“承”指人体内存在着一种阴阳或者多系统的自我调节的自我调控机制。“制”病理状态下机体自我代偿性调节能力,一定要注重这种代偿性能力。“调”实际上是把儒家和为贵的思想用到调理人体,追求人体内外环境的和谐与平和,它完全不同于对抗和替代治疗。“平”最后达到自稳态、平衡或者是相对平衡。这四个字应该在哲学层面概括了中医的生命观、疾病观、治疗观、预后观,结合了人体在生理、病理、治疗及转归不同阶段的内在规律,我们的973都是用这四个字来做它的实验研究的指导思想,所以好多设计是和原来的设计都是不一样的。

  要坚持中药转化医学优势,把理论、临床和创新药物研发,既能满足重大社会需求,也容易在学科前沿的交差点寻找学术的突破口。应用循证方法评价创新中药临床疗效,因为中医以临床实践为基础,理论假说为指导,你可以提出新的理论,但是早期一定是假说,这种假说一定是落实到治疗方药上,但是最终要提高临床疗效,这种临床疗效不是自己说的,我们借鉴国际公认的随机、双盲、多中心的临床循证评价方法,让第三方进行设盲和数据处理,保持数据的客观性、权威性。现在十项循证研究已经完成了四项,杨跃进教授主持的通心络治疗急性心梗PCI术后无再流的临床研究取得了一个很好的结果,解决了医学界这一个难题。参松养心治疗心律失常,1476例的临床研究取得了一个快慢兼治、整合调节的临床疗效。芪苈强心胶囊治疗慢性心衰512例的临床研究,发到了美国GCC杂志。连花清瘟治疗甲型流感的临床研究,是由北京佑安医院牵头。通心络治疗颈动脉斑块1200例的临床研究由张运院士主持,现在正在做数据处理,再过几个月要揭盲。由天坛医院王拥军教授主持通心络治疗缺血性脑卒中的临床循证研究。黄从新教授主持参松养心治疗心功能不全伴早搏。曹克将教授主持参松养心治疗窦缓伴早搏,这两个循证研究如果能完成,一个是填补窦缓伴早搏药物治疗的空白,一个是解决心衰伴早搏临床难题。于金明院士主持了养正消积提高肿瘤患者存活质量的循证研究,现在正在进行。宁光教授主持了津力达颗粒治疗二型糖尿病的一个循证研究。

  当然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注重推动中医药国际化进程,我们成立了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的络病专业委员会,主要是为了加强和国外的学术交流。最近欧洲、瑞典已经正式批准建立欧洲中医络病学会,台湾行政院正在审批台湾中医络病学会,出版了英文版的《络病学》,台湾出版了繁体字的《络病学》,通心络这些药物已经在韩国、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东亚国家开始销售,特别是列入了国家医保,在他们那里用的效果很好,医保目录收载了这个药。连花清瘟开始了美国FDA的注册进程。络病研究也产生了一些重大的国际影响,由张运院士主持的通心络对易损斑块破裂率的影响,这篇研究论文发到了美国《生理》杂志,它的编辑部评论是传统中药对现代医学的挑战,他讲本研究对未来可能发展成冠心病的高危患者点燃了希望之灯。美国心脏学会杂志GACC发表了芪苈强心治疗慢性心衰的临床研究,它的编辑部评论题目是让衰竭的心脏更加强劲。评论讲,这项富有前景的研究已经打开了一扇如何利用最新科技研究传统中药成分,在心衰治疗中协同作用的大门,这是一个挑战,对此我们应当热烈拥抱。英国卡迪夫大学肿瘤研究所对养正消积这个药进行了基础研究证实,它可以明显抑制肿瘤血管的新生,尤其是抑制肿瘤细胞的转移,最近和英国卡迪夫大学合作建立了肿瘤研究中心,制订未来三年的研究计划,我们想通过国内以中医为主体,多学科交叉,以及和国际的重大合作来促进中医络病学的发展。

  当然,中医络病学这个学科还是刚刚建立,还有大量的开拓性的工作需要做,大量的研究工作需要去开展,大量的原创的东西需要去验证它,证实它,过去三十年的研究得到了在座各位专家的关心和支持,也希望在未来络病研究当中,我们能够携手同行络病研究,造福人类健康。最后再次对各位领导、专家多年来对络病研究的关心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谢!

  陈凯先:非常感谢吴以岭院士刚才作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报告,这个报告非常系统地回顾了三千年络病理论和实践发展的一个过程,同时对最近三十年来在络病学理论和实践方面做的研究,也作了非常详尽的、清晰的表述,这里面既包含系统理论的创新,临床疗效的研究,创新药物和学科发展,也总结了30年来开展中医药继承创新的一些新的模式和经验,我想这个报告给我们很多的启示,不但是对于在络病理论的研究方面看到了很多丰硕的成果,而且也在中医药创新发展这些方面给了我们很多启发。我们再一次感谢吴以岭教授的精彩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