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络病首页 > 第十届 > 会议新闻 >

中国工程院樊代明院士大会开幕式致辞

   尊敬的王部长、尊敬的各位院士、各位代表大家早上好!首先祝贺咱们第十届络病学大会的召开。院士吴以岭教授领导他的团队在不长的时间之内,在络病学研究和临床应用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从提出理论到实践,从看病到制药、从中医到西医,从国内走向了国际,走出了一条非常成功的中国医学发展的,特别是中西医结合这样一条道路。我代表中国工程院、代表我们白秘书长,还有我们杨胜利主任和在座和不在座的全体院士对本次大会的召开,对吴以岭院士取得的成就表示热烈的祝贺!

  在我们西医学界可以这么讲,支持中医的是主流,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出于观望,还有少数的人是出于反对,社会上不懂医的人可能也在反对。我觉得这个不对。比如说我们中医摸脉不准确,我们中医是一个桡动脉,我们西医采血的标准是静脉,通过手的循环取上一滴血,这个血和我们各个器官进去以后出来的血,比如胃肠道以后出来的血,肺出来的血是一致的,如果到手掌的血,回去的血都能代表各个地方的血,恐怕那个时候病已经很晚期了,或者说很严重的时候了。又比如说我们心律失常,如果我总结的话,要不就慢跳、要不就乱跳,要么就不跳,不跳就不行了。我昨天晚上看黄从新教授,他是心律失常方面的专家,他说单纯抗律的药物有时候使我们抗心律失常非常尴尬。就是说什么呢?我体会就是它有的时候快跳、慢跳,甚至不跳,在心脏的同一时候都出现,这个时候怎么办?所以吴以岭院士提出来对抗不如调节。怎么去调节?所以我觉得应该是整合医学,所以我们提出来整合医学的概念。
  谈到这里我们有今天的主题,最后一个是,我看是融合,我个人觉得咱们应该大胆地提出来整合,融合是很重要。为什么提出融合?是在我们强大的西医发展的这样压力之下,我们中医的一种自谦。其实因为融合,它是被动的,它是压力选择的。它是要等待时机的,等待时间的,而整合是主动的。它是有主动的力量,这样去做,是有选择的,是把好的东西用在一起的。所以我个人觉得融合更加的重要,所以将来要发展。就像一对男女找对象,如果融合就得等待时机,而整合,他们主动地努力,再加上父母和大家的努力,它就来得快、来得好。
  要实现整合,我觉得吴以岭先生他们走过了三个阶段,我正好是前一段我也参加了这一段,前一次九届会议我也参加了,那个时候我觉得吴以岭院士他们需要西医的参与,那时候西医来得还不太多,西医的参与,所以给我分了一个房号,我现在还记得清楚,叫1015,10楼的15号,我当时记得我讲话,我说叫1015,以岭要我。随着发展,他们也走向了国际,在国外也发表了很好的论文,我们西医越来越多,所以昨天晚上给我发了一个房号,叫1518,要我们一起发展,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们中医在向高山奋斗、向高楼攀登,将来我们住的宾馆就要高一点,那个时候就不是十几层了,应该是五十几层,所以将来希望给我分一个号码是什么?是5110,就是我要以岭,就是我们需要中医。所以从西医到中医,从中医要西医到西医要中医,从1015到5110,这是一个发展的一个轨道,希望这样走下去,这是我个人的愿望。谢谢大家。